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案件查处

教育局副局长因一句话开启欲望闸门最终身陷囹圄

来源:检察日报     发布时间:2013-03-01 13:53:13    阅读次数:1311

 

    “你现在好歹是个副局长,既然升迁的可能性不大了,就该为将来好好算计一下啊!”

    一句话开启欲望闸门 

    反贪办案人员对犯罪嫌疑人的住所和办公室分别进行了搜查,获取到一些重要证据。

    贵州省织金县教育局原常务副局长陈恩来的这个春节,是在感慨万千中度过的。因为不到一年前,他还是意气风发的领导干部,而如今,他已在监狱中执行刑罚了。过去一年犹如噩梦一场,怎奈梦醒时已无处追悔……

    仕途无望,陈局长要算计将来

    1963年3月,陈恩来出生在织金县一个偏远小镇的农耕之家。从小他就明白“知识改变命运”的道理,坚信只要脚踏实地、辛勤奋斗,就能有一个好前途。1982年从师范学校毕业后,他长期扎根基层,先当小学教师,再进入乡镇教辅站。1998年,他凭借突出的工作业绩升任织金县教育局副局长,分管基础教育、教师培训等工作。2012年2月,陈恩来被任命为县教育局常务副局长。

    升任副局长的最初几年,陈恩来仍像从前一样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期盼自己的职业生涯能更上一层楼。然而,命运并没有特别眷顾于他,自1998年就任副局长以来,教育系统几次选拔正科级领导干部的机会都与他擦肩而过。眼看一批批年轻干部被提拔重用,有的级别还高过自己,陈恩来内心逐渐失去平衡,抱怨和不满多了起来。

    恰在这时,有朋友劝他:“你现在好歹是个副局长,既然升迁的可能性不大了,就该为将来好好算计一下啊!”

    正感苦闷焦躁的陈恩来听到这句话,心头一震,仿佛一下想通了。自打就任副局长,就有数不尽的物欲诱惑逗引着他,每次他都强行克制、不越雷池一步。如今想法不复当初,对金钱的欲望突然升腾起来,驱使陈恩来开始寻求利用手中权力谋取私利的便捷渠道。

    正当陈恩来为寻发财路苦苦思索时,与其同一年调到织金县教育局工作的林登选进入他的视野。说起来,此人的成长经历和陈恩来有很多相似之处,同样出身平民家庭,同样依靠勤奋工作从普通教师一步步走上县教育局中层干部岗位。1998年5月,林登选出任织金县教育局基础教育股股长,负责全县中小学校教材教辅资料及各项教学用具、器材的订购,这可是很多人眼中的“肥缺”。林登选的家境并不宽裕,妻子已经下岗,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两个未成年子女,各项日常开支都不小。思来想去,他决定充分利用自己掌握的这份“肥缺”,给全县书商和教学用具、器材承包商牵线搭桥,或是自己拍板订购,或是引荐他们给分管基础教育股的陈恩来认识,促成他们之间的“合作”,从中获取好处。

    一开始,因为对陈恩来的想法尚未完全摸清,林登选行事十分谨慎,只给陈恩来一些间接的暗示,然后在饭局上介绍他与承包商认识,借此试探陈恩来的态度。令他欣喜万分的是,陈局长很快就心领神会,对他的几次试探不仅不表示反感,还几次授意他要“再接再厉”。

    陈恩来、林登选的腐败同盟由此确立。二人统一认识,积极行动起来,使全县图书发行商和器材承包商都对他们趋之若鹜、极力巴结。为巩固双方的“利益联盟”,二人决定“五五分成”。

    扫清外围,检察官拿到关键供述

    2011年5月,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以“关注西部学生小餐桌”为题,披露了西部地区一些寄宿制学校学生吃不饱、吃不好的问题。这一现象背后是否存在职务犯罪,检察机关予以高度关注。

    2011年下半年,织金县检察院对织金县教育系统可能存在的职务犯罪线索进行了秘密初查。调查工作的重点,主要集中在教育系统在寄宿制学生食堂承包、基础设施建设、设备采购、图书采购等方面可能存在的突出问题。检察官利用开展预防职务犯罪宣讲进校园、进社区等活动,通过发放问卷、走访调查等多种形式,获取到许多反映该县教育系统工作人员职务犯罪的信息和线索。

    2011年10月,织金县检察院对案件线索进行分析后,选择性地集中力量调查了某乡镇学校的两名食堂承包人,掌握了织金县教育局安全教育股股长潘某涉嫌受贿的犯罪事实,并顺藤摸瓜,挖出了在教材教辅资料征订、学校相关制度标牌制作过程中,县教育局常务副局长陈恩来、基础教育股股长林登选收受教学器材承包商陈某、重庆某出版集团业务员高某贿赂的犯罪线索。

    办案人员找到教学器材承包商陈某,将他带到检察机关进行调查。起初,陈某对涉嫌的行贿事实拒不承认,对与陈恩来、林登选的日常往来更是只字不提,但在检察官强有力的证据出示和政策攻心下,陈某逐渐明白自己想瞒的事再也瞒不下去了,为争取从宽处理的机会,他开始逐一交代几年来与县教育局官员的非法经济往来。

    原来,陈某主营织金县域内各中小学教育教学设施、器材的生意。近年来,随着中央对贵州等西部地区教育教学经费投入的不断加大,在国家级贫困县织金县,各乡镇中小学的经费、财力不断加强,学校对教学条件的完善有了更多要求,对相关配套设施的采购力度也相应加大,经商多年的陈某觉察到其中蕴含的巨大商机,期待能分上一杯羹。2009年,他将经营重心全部转移到织金县,开始与教育系统的干部职工积极接洽、培养“感情”。

    陈某的苦心经营很快见了成效。通过熟人介绍,他在一次私人饭局上认识了教育局副局长陈恩来,并迅速与其熟络起来。陈某以同姓为由,对陈恩来呼为“兄弟”。没过多久,陈某的公司就承包了织金县各中小学食堂、学生宿舍相关制度标牌的制作工程。工程即将收尾时,负责验收的林登选配合陈恩来的“指示”,对标牌质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走走过场就验收合格了。这单业务让陈某的公司赚了20多万元。

    陈某相信自己终于等来了盼望已久的贵人,为了捞到更多生意,此后每到逢年过节,他都带上现金去给陈恩来“上供”,前后两年花在陈恩来身上的钱就有6万元。另外,陈某有一次到乡下赴宴,途中偶遇林登选,就借机送给他5000元“零花钱”。

    陈某涉嫌行贿的事实调查清楚后,办案人员又奔赴重庆找到另一个行贿人高某。高某很快承认了向陈恩来、林登选行贿的事实。

    2005年的一天,陈恩来的办公室走进一个打扮入时的访客,她就是高某,重庆一家知名图书出版集团的业务员。2005年,该集团出版的几种教材、教辅资料获准进入贵州省教育厅教材教辅使用目录,拥有了在贵州公立学校发行的准入资格。不久,高某受公司委派,前往织金县教育局联系接洽订购事宜。她找到了分管教材、教辅资料订购工作的陈恩来,向他表示:“如果能得到陈局长的关照,每年我们集团会按销售比例返点给您。”第一次见面,高某就塞给陈恩来2000元钱,以示“合作”诚意。

    急于求财的陈恩来马上会意,当即表示高某无需担心,他会安排林登选股长具体操作、办妥此事。随后,陈恩来和林登选私下沟通,决定选用高某公司出版的教辅教材,还约定由林登选具体接洽高某,逐年收取“返点费”。后据高某回忆,几年间她总共送出25万元现金。至此,外围取证工作基本完成。办案人员认为,正式接触陈恩来、林登选的时机已经成熟。

    分化争取,巧计瓦解“利益联盟”

    2012年3月5日,织金县检察院办案工作区询问室。

    半是惊恐,半是迷惑,坐在方桌一侧的林登选努力抑制着内心的焦躁和不安,但并不成功,因为豆大的汗珠还是不断从额头上冒出来。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在当天办案检察官的约谈中,林登选面对检察机关经过周密调查出示在他面前的证据,始终矢口否认、百般推诿。不过,他一直不敢直视讯问人员的眼睛,这暴露了他的心虚和畏惧。对此,办案组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断:将林登选暂时放回,静待陈、林二人接下来的动作,以便相机决策,确定下一步主攻方向。事情的发展很快验证了这个决定的正确性。根据林登选到案后在看守所的供述,他一回到家就联系了陈恩来。当时他有些慌乱,知道检察院一定是发现了问题,掌握了一些材料。在搞不清形势的情况下,他必须同这个上级兼“合作伙伴”好好商量一下对策。两人在陈恩来的办公室见面了。林登选将检察院找他调查的前后经过详细告知陈恩来,陈恩来立即暴露了自保的意图,他威胁性地对林登选说:“我在‘上面’还有些关系,只要我们什么都不说,检察院就拿我们没法子。如果你胆敢向检察院招供,大家就一起玩完!”

    陈恩来没有想到,自己的威逼竟起了反效果。他在关键时刻急于撇清自己、宁愿“丢卒保车”的暗示彻底打消了林登选对他的幻想,为林登选后来的主动交代埋下伏笔。2012年3月13日,织金县检察院正式通知林登选到院接受调查。讯问过程中,办案人员耐心宣讲法律政策,终于触动了林登选。他如实交代了自己与陈恩来共同收受贿赂的全部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林登选被刑事拘留后,其家属积极退交赃款29万元。

    当头棒喝,证据击破拖延战术

    2012年3月12日上午。同一个房间里的同一个座位,只是换了不同的人。经过充分准备、已有十足把握的织金县检察院反贪办案人员,通知陈恩来到该院接受调查。正式谈话从当天下午开始,办案检察官对陈恩来进行了耐心细致的法律、政策教育,但陈恩来仍抱侥幸心理,只是避重就轻地交代了曾收受若干校长的拜年红包、收受织金县某书店的“好处费”等事实,对自己的主要经济问题闭口不谈。接着,陈恩来就表示身体不适,自称患有高血压,办案人员将其送到医院检查治疗。在医院,陈恩来对医生、护士的检查、治疗行为无端指责,提出种种无理要求,态度极为恶劣。

    经过详细检查,医生认为陈恩来身体状况的各项指标都很正常,没有明显高血压症状,不影响其接受审讯。陈恩来佯装生病的计划破产了,办案人员又将其带回院里。“我需要休息,能让我躺一会儿吗?”陈恩来心里明白,自己的身体不适并非源于疾病,而是心理不安引发的生理反应,要求休息也是想要继续拖延。

    “可以休息,但我要提醒你,你的所作所为是有证据可以证明的,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证据都在那里。我不妨先向你透露一点,高某和陈某,这两个人你认识吧?还有林登选,他已被刑事拘留,你知道吗?他们都向检察机关坦白了一切。”办案检察官边说边扬了扬手中的材料。

    陈恩来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支支吾吾地说:“我再想想,想好了我就,我就……”又挣扎了一会儿,陈恩来终于抵受不住压力,供认了自己涉嫌受贿的全部犯罪事实,同时表示愿意退还赃款,后由其家属退交赃款27.4万元。

    2012年12月14日,织金县法院开庭审理了本案。合议庭认定:陈恩来个人受贿10.3万元,林登选个人受贿8.4万元,两人共同受贿33.9万元并各自分得赃款16.95万元,二人的行为已构成受贿罪。最终,陈恩来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2万元;林登选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零六个月,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5万元。一审宣判后,两人均未上诉。

    案后说法

    出身农家,寒窗苦读,基层打拼,挤上仕途;目睹繁华,心动行动,法纪抛后,身陷囹圄。这是刚被提拔为贵州省织金县教育局常务副局长才12天就落马的贪官陈恩来的人生轨迹。同样出身贫寒,也是靠勤奋进取从一个普通教师做到县教育局中层干部的林登选,其堕落历程也与陈恩来大致相同。二人作为长期工作在教育战线的领导干部,利用手中的权力大肆敛财,触犯法律,毁掉了自己数十年努力挣来的事业和前程,正所谓咎由自取,怨不得他人。